The written over subject of art

1

Uploaded by jefield on 29 Oct ’04, 1.23pm CST.

寫作是一種意的牢結,只要一進入寫作狀態,整個人就樂於被縛在案前,像蜘蛛吐絲般不斷醞釀、燃燒,不消耗殆盡是無法解脫的。那麼被催稿呢,這又是另外一種情況。通常,隨著截稿期的逼進而越來越來惶恐,彷彿心中燃起一抹焦躁中又帶著雀躍的情緒。

最近老是被催稿,但某方面來說卻也是甘之如飴:除了中時電子報的「部落格人物」單元,還有欠了「數位文化誌」的文章,今年一月起又蒙巨思文化的陳社長錯愛,在「數位時代雙週」開了China Watch的專欄,所以責任更加重大了(笑)。

寫作是不是一門藝術,我不知道。但我很明白寫作對自己的重要性,多少個夜裡挑燈夜戰,自然不只為了書寫的快感,還有太多太多的念想。就像這張照片裡沉思的男子,疊映在文字海中的景象,深深地深深地,令人印象深刻。

Share.

About Author

Vista來自風城新竹,現居臺北市,悠遊於網路、媒體與科技產業。平常喜歡看看書,寫寫字。曾任《數位時代》雜誌主編,主要關注創業、社群與行動網路發展。文章散見UDNVista.vc天下數位時代Tappier等媒體或網站,也歡迎造訪我的部落格Facebook粉絲專頁

1 則迴響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