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少爺》:擺盪在人生的歧途

0

許多人,都是因為日劇《白色巨塔》才開始認識日本的名作家山崎豊子。但我卻很早就知道這位才氣縱橫的大作家,也很喜歡《白色巨塔》、《華麗一族》、《不沉的太陽》或是《不毛地帶》等作品。

大阪出身的山崎豊子,曾經在「每日新聞」學藝部擔任記者,她的筆下沒有太多的小情小愛,卻可見諸多大時代的場景,令人心生嚮往。我們不難從她細膩的文筆中,讀到許多潛藏在日本傳統社會之中的脈絡,也由於臺灣和日本的地緣關係,讀者們很容易可以從字裡行間領略到作者想要勾勒的場景、氛圍。

山崎豊子著作等身,雖然以中外作家來說,她算是長壽了,但對於她去年九月的離世,我還是充滿不捨。往後,只能在這些傳世的作品裡憑弔回憶了。

這回,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搶先閱讀皇冠出版社即將出版的《少爺》,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細細品味這本書,彷彿也感受到作者山崎豊子所想要傳達的強大意念。

不像東京是日本的政經中心,大阪是擁有數百年傳統的商業大都會。女系家族是大阪商社的一種縮影,如果大商社家族沒有子嗣,或是兒子無能的話,當家者就會從職員中選出最有才能的招贅為女婿,讓他繼承事業。就在這樣奇特的氛圍之中,產生許多類似《少爺》書中的情節。

大阪人稱有錢人家的子弟為「少公子(bon-bon)」,但對於那些具有魄力、腳踏實地,即使放蕩不羈,即使花天酒地,仍然對人生負起應有責任的少公子,則是充滿敬愛地稱之為「少爺(bon-chi)」。

本書的男主角喜久治,就是在船場的女系家族中成長。他的母親和外婆掌握了家族的大權,卻只把工作的重責大任交付給父親,這也讓商人之子從小看透了光怪陸離的家族關係。外婆和母親的自傲,還有對父親的鄙視,讓喜久治的人格養成也有所偏差,過慣了養尊處優的日子,他也開始花天酒地。

為了擺脫家族中女尊男卑的陰影,他開始向外尋求慰藉,也因此在與歡場中的女性的情感接觸中得到自我成長。他和元配才結婚兩年,就被外婆和母親拆散這段婚姻,往後就更加助長喜久治往外發展的念頭。

身為家族中唯一的男性繼承人,他放蕩過、卻也力圖振作過。周旋在幾個藝妓之間,喜久治終於走出傳統少公子的格局:即使曾經沉迷女色,可喜的是他並未頹唐,尚且能夠隨著時代的脈動而思考。殘酷的戰爭,讓他這個少爺反而清醒過來。

少爺》最後一段,寫得好極了!

「喜久治的內心感受到酩酊般的興奮,在他的內心,大阪的燈光激烈地閃爍,宛如一片燈光之海。身穿和服的少爺撥開無數閃亮的燈光,頭也不回地消失其間,只留下高大寬闊的身影。」

看到這裡,我彷彿看到了喜久治微微上揚的嘴角。這個船場來的少爺,終究知道他的路該去向何方?

少爺

Share.

About Author

Vista來自風城新竹,現居臺北市,悠遊於網路、媒體與科技產業。平常喜歡看看書,寫寫字。曾任《數位時代》雜誌主編,主要關注創業、社群與行動網路發展。文章散見UDNVista.vc天下數位時代Tappier等媒體或網站,也歡迎造訪我的部落格Facebook粉絲專頁

Leave A Reply